社内要闻

观秦始皇兵马俑有所思

发布日期:2016-10-19    浏览次数:286

观秦始皇兵马俑有所思

高青春

炎炎夏日,冒着酷暑旅游西安,面对着秦始皇兵马俑,不由得思绪万千,心潮澎湃。

虎狼之师

透过相机长焦镜头,仔细端详俑坑中那一个个挺拔的身姿,一张张质朴的面孔。自古秦军耐苦战。这就是2200年前的秦人吗?绘影图形,他们的后人是否至今依旧生息在这泾渭之间?

举目所见,他们的脸上写满的都是朴实。要知道朴实的士兵作战最为勇猛顽强,拼命厮杀,如狼似虎,所向无前。要记得,在距离当时一千七百余年之后,戚继光招募士卒,首选乡野老实人。要求黑大粗壮,皮肉坚实,能吃苦,不怕死。所忌者乃是皮肉白皙的市井油滑之徒。戚继光之后三百年,曾国藩创建新军,所要求者,首先是不怕死,不急急于名利,能耐受辛苦,具备“忠义血性”。为此特意到偏僻山区、乡村,招募朴实有士气的农民。凡油头滑面、有市井气、有衙门气的人一概不用。

正是这朴实之人,才成为了秦军能战的基本。当然,仅仅朴实是不够的,不怕死也是不够的。作为军队,除了令行禁止的教导、训练,还需要激发内在的斗志。所靠的又是什么呢?

孙子兵法说,“故杀敌者,怒也;取敌之利者,货也。”军队勇敢杀敌,靠的是气势强盛;军士冒死争先,是因为有利可图。

秦王及其辅弼们采取了哪些措施呢?

史书记载,秦孝公于周显王八年(前361年)即位后,发奋图强,下令求贤,重用商鞅进行过两次政冶改革。自前356年开始,制定连坐法,以五家为伍,十家为什,举奸告密,告密者赏,有奸不告者腰斩;实行按户按人口征收军赋,鼓励开荒,家有二男以上不分居者加倍征收赋税;定爵禄为二十级,按军功大小予以赏赐提升,无军功者虽宗室也不能受爵禄;严禁私斗,私斗者按情节轻重判刑;从事农业生产成绩好的可以免除劳役,游手好闲而致贫困者要没收妻子为官奴。至前350年又进行第二次变法。开阡陌封疆,土地可以自由买卖,彻底废除井田制;在境内普遍推行县制,设置县一级的行政机构,将全国的政权、兵权集中于中央;统一度量衡,以利于赋税的征收和商业的发展……

通过以上措施,效果显著。史书记载,“秦民大悦,道不拾遗,山无盗贼,家给人足。民勇于公战,怯于私斗,乡邑大治”。后商鞅虽死,然其法不废。

正是靠着奖励耕战,奖励军功的政策,充分激发出秦人、秦兵的高昂士气。南征北战,东征西讨时,不是未曾遇挫,但总体胜多败少。借助吞并巴蜀之地获得的物资、人力,凭借凶猛争夺获得的山河险阻如函谷关等地势之利,再加上合纵连横、远交近攻等战略布局,以及配合军事进攻所开展的收买、暗杀等种种手段,秦以边鄙之地,一国之兵,终至于扫荡六合,使天下一统。

李太白翘首回望,不由得高歌一曲,“秦王扫六合,虎视何雄哉;挥剑决浮云,诸侯尽西来……”一统天下的宏图底下,有多少个人头落地,所谓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,又有多少次血流成河。这其中,有多少是俑坑中勇士们的血肉至亲、左邻右舍。

攻守异势

凝视俑坑中许多个残破的俑兵,他们有的缺臂,有的少腿,有的头颅不知何处去,还有的只剩下部分残肢及零碎身躯。

内心深处深深回望,秦兵,曾经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令天下胆战心惊、不敢望其项背的秦兵,也会走向一败再败,军心瓦解,不堪一击。

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天下,十五年后即告灭亡。几十年后,中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政治家贾谊总结其所以败亡,有所谓:“一夫作难而七庙隳,身死人手,为天下笑者,何也?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。”归过于秦朝立国,不施仁义,不行仁政,治民严酷。从灭诸侯、兼天下时的攻势变成了守势。

贾生之论,从警醒大汉天子而言,未尝不可;而从当时当事考察,则有所勉强。不要忘了,秦之所以能混于一统,恰因为摒弃了孔孟之道,所行的恰好是韩非、申不害等所主张的“法术势”。既然以商鞅之法能并天下,平定四海之后怎能会抛弃这灵丹妙药。这即是所谓的路径依赖。

再从用兵而论,贾生之言更相去甚远。战无不胜的秦军之所以大败亏输,恰因为他们遇到了更加能战、更加拼死的军队。这支队伍的首领,也即是喑呜叱咤而山河变色的项羽。

秦军以退有严惩、连坐,进有军功、封赏而奋勇向前。项羽所给予士卒的又是什么呢?

孙子兵法说,“方马埋轮,未足恃也;齐勇如一,政之道也;刚柔皆得,地之理也。故善用兵者,携手若使一人,不得已也。”想用并马缚缰,深埋车轮这些手段巩固阵型、稳定军队是靠不住的。要使全军齐心奋勇,在于组织指挥;要使强者、弱者皆得其用,在于充分利用作战的地形、地势、地理;善于用兵者,能使三军齐心,意志统一,携手并肩如同一人,是借助迫不得已的战场态势。孙子兵法还进一步简而言之,“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。”

史记记载,“项籍少时,学书不成,去学剑,又不成。项梁怒之。籍曰:‘书足以记名姓而已。剑一人敌,不足学,学万人敌。’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,籍大喜,略知其意,又不肯竟学。”说项羽曾经读书认字,半途而废;修习武艺,依旧无成。他叔叔项梁为之震怒。少年人却说,写字,能记姓名就够了;用剑,只能与一人对战,价值不大,愿学万人敌。于是项梁就教他兵法,项羽心中大喜。但略知其意之后,又不曾学到通透。

虽然不够通透,上述孙子兵法的灵魂应该已经了然于胸。不妨看看他如何用兵。

史载项羽率军奔赴巨鹿救赵。渡过漳水之后,下令全军破釜沉舟,规定每位军士只带三日干粮,以示全军上下一往无前、义无反顾、与秦军决一死战的决心。于是,项羽率领楚军进至巨鹿城下,团团包围王离军,以雷霆万钧之势,迅雷不及掩耳之行,向敌人猛扑过去。楚军将士奋勇死战,“无不以一当十”,“呼声动天”,杀得秦军溃不成军。章邯率部救援,也被英勇击退。项羽指挥楚军连续作战,不使秦军喘息,九战九捷,终于大败秦军。以巨鹿之战,使秦军自巅峰跌落,从此颓势难转。

项羽率领楚军的气势,一样使其盟军为之胆寒。战后项羽召见诸侯将,诸侯将皆心怀恐惧,入辕门即膝行而前,莫敢仰视。

不得不说,秦兵虽猛,然而强中自有强中手;秦将能战,能胜秦将者自有其人。尤其是待到秦实现统一,实行郡县,对猛将、兵卒的封赏已难以为继,利之不足,害之亦不足以大惧。想象当年的虎狼之师面对拼死作战的楚军,除了咬牙硬挺之外,恐怕也要徒唤奈何。战阵厮杀底下,多少男儿心灰胆寒,英雄气沮。

兵凶战危

老子有言,“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为上。胜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乐杀人。夫乐杀人者,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。”兵革是不祥的东西,不是君子所使用的东西。万不得已而使用它,最好要淡然处之。胜利了也不要得意洋洋,如果得意洋洋,就是喜欢杀人。喜欢杀人的,就不能在天下得到成功。

当一代代秦王先后调军遣将,挥师进击时,会理会如老子这絮絮叨叨吗?否。

不妨再看看秦将的作为吧。

公元前260年,秦赵之间爆发长平之战决战。当主帅赵括突围不成,反被秦军射死之后。赵军失去主帅,全军溃散。40万人一齐向秦将白起投降。白起恐怕赵军作乱,除把其中240名小孩放回赵国,以震慑瓦解赵人意志之外,全部予以坑杀。

以当时的人口计,赵军40万人被活活坑杀,这是多么残忍的悲剧。秦军秦将是否该归为乐杀人者?

老子有言,“以道佐人主者,不以兵强天下,其事好还。”用道辅佐君主的人,不靠兵力逞强于天下。用兵这件事一定会得到还报。

善恶有报,其时不远。

史载章邯在巨鹿战败后,撤至棘原,被项羽切断退路。章邯一败再败,于是派人求降。项羽以军粮不足,允其所请。秦二世三年(公元前207年)七月,章邯率二十多万秦军在殷墟投降。通过此役,项羽全歼秦军主力,彻底动摇秦王朝基础。项羽既定河北,率诸侯兵趋关中,恐秦降卒“其心不服,至关中不听”,乃命楚军夜间击坑秦降卒二十万于新安城南。

项羽坑杀秦军,在白起坑杀赵军53年之后。

最终项羽引兵西进,“屠咸阳,杀秦降王子婴,烧秦宫室,火三月不灭”。千年之后,诗人杜牧过骊山,感慨之余写道:“黔首不愚尔益愚,千里函关囚独夫。牧童火入九泉底,烧作灰时犹未枯。”诗若不足,怀想巍峨壮丽、穷奢极侈的阿房宫,又不仅有感而发,沉痛感慨:“戍卒叫,函谷举,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!”

目下俑坑中的残肢断臂,是否也是项羽所为?此情此景,抚今追昔,令人几欲大声疾呼,“国虽大,好战必亡;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。”修我甲兵,固我长城。反对战争,维护和平。

 

皖公网安备 34030002000592号